2019年码报生肖码表图

方志學體系結構與內容新解

作者: 時間:2019年03月06日


  “方志學”一詞從古至今從未統一過,定義種種,眾說紛紜。本文無意評析何種定義科學,但為反映自己設想的方志學學科體系的結構設想,試提出一點不成熟認識:方志學是專門研究地方志領域中編修者的精神產品(對地情的認識)轉化為社會的物質產品志書過程中的矛盾運動及其特殊矛盾性的一門獨立的學科。它的研究對象是修志這一社會文化現象。

  根據方志學的定義,我們認為方志學學科體系應包括方志學概論、方志編纂學、方志價值學、方志和方志學發展史、方志開發學五個部分;我們不同意機械地按理論部分、應用部分、歷史部分三個層次劃分方志學的學科體系,雖然任何學科都可由理論、應用、歷史三部分組成,實際大部分學科還是按照本學科固有的特點分類。方志學既然是一門獨立學科,而當前方志界對于方志學應用又有較多爭議,那么還是按照我們當前方志學研究的深度和內容來建立方志學的體系。

  方志學概論。它主要是從宏觀和整體上來研究方志學,并以此來指導整個編志工作,是方志學的基礎理論。它要研究方志和方志學的定義,方志的種類、性質、特征、功能、屬性、編纂目的、體例、修志事業的發展及與政治、經濟、文化發展的關系,修志工作的基本原則、基本規律,黨對方志工作的方針政策、指導思想、方志學的原理、范疇、內容等。

  方志編纂學,這是方志學的核心部分,應研究兩個問題。一是研究修志運動過程,即從組建修志機構、搜集資料,到編寫、總纂直至成書階段的理論。它包括編纂管理學、編纂思想學、編纂工藝學、編纂人才學等。編纂管理學著重研究如何保證方志編纂工作正常進行,如何充分發揮修志人員的積極性。它的內容包括領導機關對整個編纂工作的指導、制約、措施、手段,職能部門對具體修志人員、修志工作的管理和領導,以及有關的規章制度。編纂思想學探討編纂工作的指導思想、編輯部群體編纂思想、編輯個體思想以及群體編纂思想的統一。編纂工藝學包括總纂機構對各承編單位的工作協調、編纂程序各環節的銜接和轉換、總纂工藝、審評志稿方法、編輯工藝(版式裝幀等)。編纂人才學是以編纂者修志工作者為研究對象,包含方志工作者的社會地位和社會作用,編纂者與作者、讀者、低層次編纂者之間的關系,方志工作者的知識結構、修養、職業道德、人才的培養、修志機構的組建,人員的選配、分工及職責。

  方志編纂學的另一部分內容由按各種志書的編纂劃分的分支學科,如省志編纂學、市志編纂、地區志編纂學、縣志編纂學、專志編纂學等組成。各種志書的編纂,從組建機構、編纂程序、編纂方法、編纂內容、體例到編寫、總纂等都有較大差異,有必要各自單列分敘。過去總是籠而統之闡述,使得有些省志、市志照搬縣志編纂經驗和方法。走了不少彎路。隨著省、市志編纂工作的深入,人們發現它們確是各有特色、各有規律。現在有人正在嘗試寫作《省志編纂學》、《市志編纂學》,把它們作為方志編纂學的分支,也正好說明了這點。

  方志價值學,主要是指各種志書和志書編纂工作的社會效益、經濟效益。志書的經濟效益包括組織編纂、出版和發行的經濟核算和效益,在當前各級各地政府財力、物力緊張的情況下,經濟上的精打細算、統籌安排是十分必要的,如何提高志書的經濟效益?這是一個大的課題,需要我們認真研究。志書的社會效益,特別是“資治、存史、教化”的作用要縱向、橫向、多側面、多方位地比較研究。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這兩者還要結合起來研究,不能片面強調經濟效益,忽視社會效益;也不能片面提倡社會效益,忽視經濟效益。此外,編纂工作的社會功能,如編纂者和編纂工作的關系問題(從事編纂工作的目的)、編纂工作的成就和在特定社會歷史環境中的評價等,也都是方志價值學應研究的內容。

  方志開發學。也研究兩方面的內容:一是研究如何從各種編纂工作中綜合、挖掘、探求一種適應性更強、更合理的新的方法,包括編纂程序、組織方法、審稿方式、出版的優化選擇,各種志書體現、顯示的編纂水平、技能和關于編纂工作經驗、技術、規范的文章、著作等的分析研究。二是研究在現代社會條件下,方志,特別是舊志如何有效地為社會主義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設服務,如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發揮應有的作用。方志開發學還具體研究方志目錄、方志資料集成、舊志重印、舊志輯佚、地方文獻匯編、方志提要、地方年鑒、地方概況、地方手冊、方志索引等的編制及其如何為社會應用和提供咨詢。

  方志和方志學發展史。它研究方志的起源、發展與現狀,方志學的產生條件、階段劃分、特點,方志學派及其代表方志學家、代表作品,修志活動的歷史發展概貌、發展規律,方志學概念,方志學理論體系結構和方志學方法論的發生、發展等。

  這五個部分構成了方志學的完整體系。方志學概論是方志學的基礎理論,是奠定學科體系的基石。方志編纂學是方志學的核心、主體內容,是直接指導修志實踐的理論;方志價值學是方志功能的檢驗,是將修志這一社會文化現象與社會政治、社會經濟等聯系起來的紐帶,是方志學科體系存在價值的體現;方志和方志學發展史是理論研究自身的研究;方志開發學則是方志學概論凝煉后的升華和方志學應用的重要內容,是決定方志學科體系未來發展的重要分支學科。這五部分有機結合,完整反映了修志這一社會文化現象的過去、現在和將來的所有內容。

  (來源:《廣西地方志》1989年第5期)





2019年码报生肖码表图 p幸运飞艇自动投注挂机软件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 时时缩水过滤器 福彩15选5开奖最新结果 今晚篮球比赛直播 河北地方彩票20选5开奖结果 彩票互动聊天室 云南11选5网上投注 双色球带连线坐标历史走势图 老板浙江风采